直通屏山|福建|时评|大学城|台海|娱乐|体育|国内|国际|专题|网事|福州|厦门|莆田|泉州|漳州|龙岩|宁德|南平|三明
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 > 舆情频道> 舆情播报 > 正文

商家限量发售 炒鞋乱象让市场和消费者“很受伤”

2019-05-24 09:38:46 周怿 来源:工人日报  责任编辑:林锦星   我来说两句

炒鞋乱象让市场和消费者“很受伤”

商家限量发售,炒鞋者通过买断黄金尺码等手段拉抬价格上涨几倍、甚至几十倍

不久前,在美国最大的球鞋电商平台Stock X官网上,李宁为NBA巨星韦德发售了一款限量球鞋。这双原价只有1000多元的球鞋,在二手市场的价格短时间暴涨到最高4万元,涨了近40倍。

如今,不管是在一线城市还是二三线城市,经常能看到在商店门前排队“抢鞋”的情形。在这些人中,有一些是真正的球鞋爱好者,也有一些是冲着炒鞋来的,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黄牛。

炒鞋市场是如何火起来的?炒鞋群体现状如何?《工人日报》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由爱好转变为“生意”

现在社会上流行这样一句话:中年人炒股,年轻人炒鞋。

26岁的赵斌是江西南昌人,在美国加州留学。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—鞋贩子。在国外留学期间,除了上课,他都在和球鞋打交道。

在赵斌于美国租住的房子里,囤积着几百双热门球鞋,其中大部分是最近比较火的“AJ ONE”和“YEEZY BOOST”。

“这双‘AJ ONE绿脚趾’的发售价是1000多元,被我抢到了,由于是限量发售的,现在二手市场的价格已经到了5000多元,而且很好卖出去。”赵斌说。

像很多鞋贩子一样,赵斌刚开始也是一名球鞋爱好者,一次卖鞋的经历让他发现了球鞋交易中蕴藏的“商机”。

“我买的第一双限量球鞋是‘AJ ONE禁穿’,这款鞋是乔丹当年打球穿的,有收藏价值。后来我急需用钱,就想把它卖了,发现这双2600元购买的球鞋已经涨到了4000多元。”赵斌说。

排队抢限量鞋,再炒上高价抛售,是鞋贩子们赚钱的主要手段。现在,每当有新鞋发售,赵斌都会花钱雇十几个人去实体店门口排队抢购,其中有退休的老人,也有在校学生。他还在国内雇了两个客服人员专门负责售后服务。“一双球鞋经常能赚2000多元,生意好的时候,一个月能赚10多万元。”他说。

Stock X发布的数据显示,在2018年球鞋二级市场销量中,耐克旗下的AJ品牌占据了44%的份额,Nike品牌(除AJ)占26%,Adidas品牌占24%。相比发售价的二级市场价格,AJ、Nike、Adidas三大品牌分别溢价59%、58%、25%。

商家和鞋贩子的“默契配合”

“其实球鞋不只是一双用来穿的鞋子,它们背后也有历史和底蕴,我收藏的很多鞋背后都有故事。”北京的刘子涛说,他们这种喜欢收藏球鞋的人行话叫做“Sneakerhead”。“有时为了买一双鞋,我们会省吃俭用好几个月把钱省出来,天天盯着网站有没有货。”

记者了解到,除了鞋背后的文化内涵,炒鞋市场的出现与商家的限量发售和明星示范效应不无关系。“有时,明星们上节目穿过的联名款球鞋,第二天就能涨价1000元。”刘子涛表示。

国内炒鞋的火热可以追溯到2015年,这一时期有多名NBA球星来到中国,推动了球鞋文化的传播。同年,一款名为“毒”的APP问世,起初它只是一个球鞋信息交流平台,次年增加了交易功能。同时,一些带有嘻哈文化的综艺、娱乐节目陆续播出,明星们的时尚穿搭让一些年轻人热衷于好看的球鞋。

与此同时,一些运动品牌屡屡制造营销噱头,并通过限量、抽签发售等方式来刺激球鞋市场繁荣。

有业内人士认为,球鞋市场之所以如此火爆,应主要归结于商家的饥饿营销。Nike等球鞋商家能较为精准地预测出市场上消费者对某款产品的需求量,进而控制市场上新品的货量。此外,商家还会在球鞋首发一段时间之后进行补货,将此前渴望购买但没买到的客户转化为品牌的销售额。因此,商家的饥饿营销推升了球鞋二手市场的转卖价格,不少人从中看到了“商机”,商家和鞋贩子的“默契配合”,完成了对球鞋市场的炒作。

赵斌表示,炒鞋者分为两类:一类是通过官方渠道抢鞋,并在市场售卖赚利差的散户;另一类是通过大量扫货、提拉价格等方式左右市场价格的庄家。“后者不需要对鞋有感情,他们只要对市场有敏锐的判断就行。”在庄家眼里,炒鞋的核心是为了加剧供求不平衡。在这套体系中,扫货是关键。男款的40~45码、女款的36~37.5码,被称为“黄金码”,是庄家扫货的主要对象。“庄家只需要买断一两个‘黄金码’就行。‘黄金码’短缺造成的价格上涨,会拉动其他尺码的价格上涨,从而把控整体价格。”

“很容易收到假鞋”

24岁的刘丽琪是个喜欢打篮球的女孩,同时也热衷于购买、收藏篮球鞋。她经常会在一双限量款鞋开放预约资格的日子里,早早起床,把自己的身份证号码、鞋子尺码和手机号码等信息发到某一平台上。

“这种活动都是先到先得,预约成功后会收到官方发来的消息,只有这样你才算真正获取了去实体店里买鞋的资格。”刘丽琪告诉记者,去年她平均预约10次才会有1次中签。“如果没有中签,只能去二手市场买,但那里的价格跟发售价就不是一个层级了。”

“现在球鞋市场越来越不健康了,市场有些畸形,因为炒鞋的太多了,很多人已经失去了买鞋的初心,鞋已经成了谋利的工具。”刘丽琪气愤地说,由于现在炒鞋泛滥,对于自己喜欢的球鞋,她要么买不到,要么买不起。

炒鞋疯狂迈进的同时,假鞋也开始出现。在北京西单经营多年的鞋店老板田野坦言:“做我们这行其实风险很大,因为很容易收到假鞋。我碰到过好几次,对方却死不承认。如此得来的鞋根本卖不出去,只能由我们自己承担损失。我曾遇到过一个上家通过将假鞋运送到国外再寄回国内的方式牟利,一旦不慎卖出假鞋,就很难再继续做下去。”

赵斌说,目前国内外的交易平台有很多,像Nice、转转、闲鱼等平台收取少许或不收手续费,但不保真。而像毒、Stock X等平台则提供鉴假服务,每单收取9.5%的手续费。“这就意味着整双鞋的交易成本,在无形中又被费率抬高了。”

毒APP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5月7日,平台有15位鉴定师,累计鉴定超过1620万件。其中,人气高的鉴定师日均鉴定数量超4000件。鉴定需要排队等待,而分配到每双鞋的鉴定时间只有短短几秒。

田野认为:“一双好的限量版球鞋,不是像酒一样越藏越香。因为不管保存得多好,经过五六年的时间,胶水、皮革都会老化,失去了穿着的基本功能,便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价值了。”(周怿)

相关阅读:

打印 | 收藏 | 发给好友 【字号
更多>>视频现场
更多>>大学城酷图
今日热词
更多>>福建今日重点
更多>>国际国内热点
  • 新闻图片
更多>>娱 乐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三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公告 | 法律顾问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闽)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: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闽)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-20100029
福建日报社(报业集团)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,未经福建日报社(报业集团)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。
职业道德监督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1-87095151 举报邮箱:jubao@fjsen.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国新办发函[2001]232号 闽ICP备案号(闽ICP备05022042号)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(闽)--经营性--2015-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:010-88650507(白)010-68022771(夜)